Fedor Emelianenko在自己出的书中的序言 (英译中)

 

 

Fedor在自己出的书中的序言

 

在我出生2年后,我家从乌克兰搬到了工业城市Stary Oskol,在俄罗斯的Belgorod区,离莫斯科500里。我大部分和别的孩子没什么区别,我的童年在音乐课和和朋友踢足球中度过,我崇拜所有的运动 家。在我看来,专业的运动员拥有真正的荣誉。当我正考虑我将来的人生,突然有个英雄出现了Yury Vlasov(举重运动员)Yury Vlasov带着眼镜,看起来是一个用功的人,获得了1959到1963年所有的举重单项的冠军。他是俄罗斯的举重大师,在1960年的罗马夏季奥运会上 三次打破世界纪录,成为连续6次欧洲的冠军,得到了“地球上最强壮人”的绰号。他的鼎盛时期在我前面,但是他保持最高国家运动员荣誉即使他已退役多年。每 次我听到他曾经取得的成绩,我就会想象应该如何像他那样。在我11岁的时候,我得到了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。一个下午我去我妈妈工作的学校去找她,她把我介 绍给了她的一个教桑博的同事。桑博是俄罗斯的一种武术,类似柔道和摔跤。在一所当地的体育馆里,我们交谈了一会儿,他建议我找他训练,之后我立刻觉得很兴 奋。我的家庭可以负担基本的生活,但是没有钱负担我的课外活动,我以为我的童年会在学习弦乐和踢球中度过。现在我有机会去训练一项运动技能,将来有可能赢 得尊重和荣誉。不幸的是,我第一天的训练不能使我一下从男孩儿变成男人。我努力进行各种训练,但是相比班里最聪明的孩子我差的很远。我却将这些转化成了激 励我的动力,我全身的投入训练来弥补我的短处。当别的孩子在训练后去玩耍的时候,我还在集中训练。我联系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所有技术和反应都牢牢的在我的 意识里。慢慢的,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。我年轻时最激动时刻是我的第一次桑博比赛。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尤其是我的父亲坐在看到上,但是当我上场时,必胜的 信念贯穿全身。我想我注定属于这个运动。我继续着自己正常的家庭指责,比如帮助我的父母做一些事情,定期去看祖父母,但我的业余时间都给了桑博。在我17 岁的时候,我甚至开始训练孩子了。我很开心的继续这条路,但是我也感到了国家使命的召唤。在18岁的时候,我加入了军队。在我看来,参军为了让男孩儿变成 熟,拥有责任感,准备保卫国家。不管桑博的训练锻炼了我多少,直到参军后我才真正的从男孩儿变成男人。我的人生观改变了,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我心中成长。

我在服役的第一年是在灭火部,第二年在坦克部。但是没有任何坦克经验,我大部分时间花在学习武器技术和射击。其他业余时间我都在健身房,但是业余时间并不 多。结果在服役的2年中,我只参加了1场比赛。当我复员后,一切立刻都改变了,我没有失去对比赛的热情,迅速恢复了训练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愿意把我所有的 时间都投入到训练中。但是经过军队的2年,我没有钱了。主要的桑博比赛都在大城市,比如莫斯科或者圣彼得堡。那里比较有钱的家庭可以负担器械和教练的费 用,由于我的经济条件,我不得不自我训练。即使我没有花哨的装备或者正式运动员的指导,非生即死,我决定必须要成功。
我在桑博比赛中表现很好,但是赢得比赛并没有改善我的经济状况。除了桑博以外,我还喜欢绘画,雕塑。但我认为还是通过比赛能挣钱的机会比画油画要大。我开 始寻找商业比赛。我找到了一个经理,他介绍我认识了RINGS的人,这是日本的一个MMA组织。为了加入这个组织,我必须要给他们留下印象。我在预赛中表 现的技术给他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和他们的拳手训练了6个月,我开始了比赛。我的第一次MMA比赛是俄罗斯团体对格鲁吉亚团体,2000年,这个是我的热 身赛,证明给RINGS组织,我是一个合格的选手。所以我对待比赛非常认真,无需多说,我在8分钟内降伏了对手让我很高兴。我开始了日本的比赛,在 RINGS印象最深刻的比赛是对RENATO SOBRAL, 一个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重量级选手之一。这个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比赛,但我设法正确的执行和发展教练的战术,结果,我获得了无可争议的胜利。这场比赛增加了 我的信心,我准备好和其他顶级选手比赛。
我又在RINGS打了几场比赛,获得了冠军腰带。但是我渴望参加最高级别的比赛,我转到了PRIDE,也是一个日本MMA格斗组织,但是规模更大。每次比 赛可以吸引超过9万观众,它是世界上最大最受瞩目的MMA赛事。每个被带到这里的人都是因为他们已经在其他MMA比赛中晋级了。

在获得了几场比赛的胜利后,我的取代了Antonio Nogueira(牛头人),成为重量级的冠军。接着我参加了PRIDE GRAND PRIX,一个全部由重量级最好选手组成的联赛。当我得到了第一,我非常高兴,充满了喜悦,此时有一个问题出现了。虽然那时我一直保持着全胜战绩,但是还 有一个选手同样非常非常强大–Mirko”Crocop” Filipovic,一个非常危险的自由搏击选手,曾经用他毁灭性的鞭腿击倒了众多对手,他没有在GRAND PRIX中比赛过,拳迷想看我们之间的对决。
最初我有一些身体上的伤。在2003年,战警好几次问我是否和他比赛,但是我不能因为我的手指在和Gary Goodridge比赛的时候断了。后来他又要求和我比赛。我们签合同结束后,PRIDE管理层要求我和Tsuyoshi Koshaka比赛,一个很流行的日本选手。决定是我先和Koshaka比赛然后和战警打,遗憾的是我在和Koshaka又一次弄伤了手指。在越来越多对 比赛的期待和等待的时候,战警声明我在躲避他。
直到2005年,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。我知道除了我从牛头人那里获得冠军腰带那场比赛,这将是我面临的又一场最艰苦的比赛。所以我和其他一些自由搏击选手 在荷兰的高山上训练。我对比赛有一些担心因为我有一些伤,但是最终我完成了比赛任务,表现很好击败了战警。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,除了对我而言,也对我的教 练。
打败了战警让我走到了顶峰,生命中的梦想实现了。在我童年的时候,我和弟弟共同穿一件毛衣,我们需要翻过来穿来保暖在俄罗斯寒冷的冬天(看到这里有点难 过)。通过格斗,我盖上了家庭的经济状况,还让我见到了俄罗斯总统–普京,对将来有希望需带我的几千个俄罗斯的年轻格斗运动员尊重和指导。在小时 候,YURY VLASOV是我年轻时成功的动力。现在我也可以想YURY那样鼓励年轻人。
格斗俱乐部—-红魔,成为我第二个家。我们共同的理念就是:推动自己的身体超越极限,激发无限潜能。每天3次,每周6填的严格训练是必要的。我们没有花哨 的器材或私人营养师,我们只有一些老旧的设备,很久的拳击设备,很陡的一座小山,一个旧轮胎,一个大锤和一个杂乱只供应肉和土豆的食堂。
我们相信传统的俄罗斯训练,每天3次的训练包括跑步,快速爬山直到我们中一半都快吐了,力量,拳击训练最后。当其他组在比赛结束后休息,我们又回到了体育馆,对于红魔,体育馆就是我们的家,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遗憾的是,我不能通过书教一个俄罗斯式理论的训练。我能提供的是一些我和我的伙伴每天的训练,这些技术使我们能适应各种规则,战胜各种大号小号的对手。很 多技术看起来没有别的书上花哨,但是我保证他们都已经在练习和实战中被证明过了。我确信如果你学习了这些,和你的锻炼结合,你就拥有了攀登MMA高峰的工 具。

 

感谢百度fedor 的翻译,也感谢paulgeun, CC_UFC,bjjchina

 


 

3 thoughts on “Fedor Emelianenko在自己出的书中的序言 (英译中)”

  1. 谢谢你把这篇文章贴出来,要感谢的不仅仅是我 还有百度贴吧fedor吧的所有吧友 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伟大的吧主:ID:CC_UFC,bjjchina
    欢迎你来我们的百度贴吧做客,我们这里有很多狂热的ufc fans和fedor fans,地址是: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w=ufc#
    http://tieba.baidu.com/f?kw=fedor#

    另外,我很想知道一些关于Bas Rutten 成名以前和现在的一些消息,不知道您是否能给我提供呢?
    再次感谢您授予我们这么多知识和第一线的消息,谢谢您。thank you very much。

Leave a Comment